提诺·乌克森谢纳

个人语c,没有cp,纯粹是因为无聊【泥垢】aph提诺【芬/兰】,典芬、丁诺、北/欧five主,欢迎来【tiao】访【xi】XD。
【【其实主要是为了找文看TVT大大好多

【bot自从关了机,许久没有来看看了,也毕业了。“我只想要拉住流年,好好地说声再见。”】

【bot:暑假在作业本上瞎写的北区欠five脑洞忘记擦掉结果被老师看见了还差点在全班念了出来!!!

今天真是好险,世界会议上又被琼斯先生强求着叫他Hero桑0 ワ 0|||、【擦汗】明明会议上已经喋喋不休了半天,还真是有精神啊……
幸亏后来他踩到了伊万先生的长围巾……
最后柯克兰先生一边骂着Baka一边把他拖了回去,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吧^ ワ ^
【把手中的资料一一装进公文袋里】瑞先生的气压又低了几分是我的错觉吗……

机票什么的,瑞先生已经在我不知不觉中订好了 ^ワ^的确是个相当细心的人啊~
如果不是赶时间去报告而是来旅游的话,坐从斯/德/哥/尔/摩到赫/尔/辛/基的游轮是非常不错的选择!啊啊诺君家的峡湾风光也可以坐船w都特别有意思
哎不好意思莫名其妙地就打起广告来了0ワ0虽然很多地方不如亚瑟先生他们那边有名气,但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北/欧拜访!

【比如说本体orzzzzzzzzzzzzzz】

【吹了吹热气腾腾的奶茶,抿了一口感觉有些淡,便多加了一块方糖】说起来,要提前订回芬/兰的机票了0ワ0行李之类的也要提前准备好。去年事情多回乡就耽搁了,今年可不能大意啦。
【书桌前的瑞先生捧着一本书,默默无言地阅读着】大概去年的新闻说瑞先生家的学生阅读能力有所下降?虽然我不太相信Q_Q但现在瑞先生只要放下工作就去读书……
【【bot:阿嫁家图书馆利用率全球第一,但是上网查瑞桑家的时候看到那条13年的新闻有些不可置信orz瑞/典是一个创新能力极强的国家啊】】

【【bot:波兰球很萌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QAAAAQ历史你个后妈】】←侵删

【拦下了要帮忙收拾桌子的众人,自己端着碗筷进了厨房】丹先生、诺君和ice君真是守时啊=▽=不过这主要还是归功于诺君吧、
【随意地用围裙擦了擦额上的汗珠】屋里一下子挤进来真么多人还真是有些狭小了……
平时我和瑞先生两人在这里也算比较安静,但果然丹先生一来就变得热闹起来了!下次他们来的时候要多准备些甜食才行、、、诺君以前都会敲丹先生的头让他安静,现在倒是越来越少了,是忍耐力强了呢还是习惯了?也对啊,一块生活的怎么可能不习惯呢^ワ^
啊突然想起来之前一直说着要去奥/斯/陆拜访,结果一拖再拖,虽然诺君并不介意但果然要抓紧时间了吧?
Puffin一直都很喜欢飞到花鸡蛋的头上逗它玩0ワ0虽说ice君是制止了几次,不过没效果呢、不过花鸡蛋也很高兴的样子就随它们去吧、
感觉回到了怀念的那段时光呢。

【悠闲的午后准备了咖啡和甜品,瑞先生坐在自己对面漫不经心地看着日报】到周末啦,总算是能闲下来了~就算暂住在瑞先生家里,一周也没有几天能在一块度过Fika时间QワQ
好像明天诺君他们要过来……?

【【bot:果然来lofter看福利是个正确的选择啊!(捶足顿胸】】

呜呜…Q_Q虽说今天的收获是很多,但是——
瑞先生真的早回来了啊……今天上司居然让他取消加班了
Nokia没电了联系不上——或许我该换个手机了吧
回家的时候瑞先生的表情好恐怖…脸比平时还要黑的感觉……QワQQQQ
虽说,一下子就被拥住了…

今天瑞先生好像加班到很晚,那么迟一些回去也没关系咯……?不过这可不能确定啊=A=几百年前的战役也能说不打就不打了啊……虽然最后还是解释清楚了

【阳光已经不像盛夏那么刺眼,于是偷偷瞒着瑞先生去森林中采集蔓越莓(Karpalo】我家的森林比较多,浆果采集也比较容易。不过瑞先生家的林间也能看到0ワ0这种小果子制成果酱真是超棒的调味品~阿勒?当作正餐也不错吗?可是我也没在减肥啊…
入秋就要回芬/兰了啊Q_Q夏末秋初的时候回家去采吧……嗯其实酿酒也不错
【突然想起了随身携带的啤酒(Olut,打开盖子灌了两口】说起来我还是北区欠宿醉第一名保持者……咦怎么扯到这上面去了0A0

千万别告诉瑞先生啊~!

那个和瑞先生家的公主有关的爱情故事,浪漫而深奥啊。r=a(1-sinθ)

好好的为国庆日做准备呐

喜欢和瑞先生一起在Visby小镇的街头散步,他对那个地方有种莫名的眷恋和执着呢。

天气真好~【在院子里踱步,照料已经长得茂盛的花草】可惜瑞先生喜欢的铃兰,花期已经过了啊Q_Q【瞟了一眼角落里还未完成的木工,喃喃自语】这次又在做什么呢……?

唔、、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不喜欢吃甘草糖呢……?Q_Q

阿嫁的半夜伤感产物【什么玩意泥垢

北/欧的天气真是一天比一天冷了啊。再过几个月,寒冷的天气又要把我们束缚起来了吧?真希望ice君的领土能和我们靠得近一些,大家聚在一起,也就不那么冷了吧?

唔,只是身为国/家,即使天气再恶劣,状况再危急,也必须把守护人民作为己任,无论何时都要冲在最前端。独立后的一百年来,我也算是适应了这样的生活,从破败的小/国慢慢成长起来了。

我明白的啊,即使靠得再近,那种紧密的关系也早已不复存在,永远都不会再回去了。

或许从瑞先生带我离开丁马克先生的家时,就已经崩离了;

或许我被伊万先生带走时,就已经无法回头了;

或许我举起旗帜宣布芬/兰/共/和/国成立时,就已经……

既然如此,我们之间只剩下利益...

我庆幸自己现在并不是瑟缩在他的羽翼之下,而是能够和他并肩站在北/欧的一隅俯瞰世界。

【【bot:在百度百科“人妻”词条上发现了提诺的名字有点开心2333333333333】】

【【bot:目测没人会发现这个账号?】】

【抱着花鸡蛋坐在沙发上,端着马克杯】瑞先生到现在还没回来呢。

Moi~这里是来自芬/兰的提诺哟。

© 提诺·乌克森谢纳 | Powered by LOFTER